爱文学 > 九转混沌诀 > 第四百一十五章 躲入城中

第四百一十五章 躲入城中

    那黑光乃是一件极品魔剑所化于顷刻之间就已经到了萧凌宇眼前。

    萧凌宇表情不变分毫一颗镇魔仙珠自口中飞出将那魔剑直接击飞了老远。

    而此时漫天掌影也纷纷拍在了那玄魔后期修士的战甲上虽然未能将战甲拍碎却有一股股强劲的力道穿透了战甲和他的身体直接作用于他的灵魂和魔婴。

    噗!!

    那玄魔后期高手并未想到裂婴魔掌竟能够穿透自己的极品魔甲被一轮轰击之下就已经灵魂受到重创魔婴也有了溃散的迹象他忍不住连连喷了几口鲜血。

    此时他才意识到来人实力之恐怖竟是能够轻松压制自己自己无论是攻击手段还是防御手段在对方面前都不值一提。

    心知危急他趁着自己还有命在取出了一块玉简并将之捏碎。

    也就在他刚刚捏碎玉简之际对方又已经发动攻击他的魔婴和灵魂无力再坚持下去直接消散开来他的身子也疲软地倒了下去。

    “你竟然杀我父亲我与你拼了!”

    那位一直在战场之外盯着的真魔后期修士见自己父亲身死当场当下就拎着一把魔剑杀了过来。

    萧凌宇却是一动不动等对方杀来他才身子一侧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肩膀并以混沌魔力禁锢对方。

    “你父亲可以灭人家满门我就不能杀他吗?要知道杀人者人恒杀之!”

    萧凌宇淡漠地回了一句后倾注于对方体内的混沌魔力便裹挟着对方的一身生命精元全部回到了自己体内。

    “谢前辈救命之恩谢前辈为我千虹门报仇雪恨!”千虹门仅剩下的那位修士连忙抱拳致谢。

    “先别谢我我并不是来帮你们报仇的更不是来救你的实际上我也是来杀你的。”萧凌宇摇头说道。

    “啊?”

    那修士听了先是一愣随后道:“我千虹门已经被灭我一人独活也没意思前辈即便无意帮我们报仇但我们的仇人也是前辈所杀我也没有什么好报答前辈的只有这条命了前辈想要拿去便是。”

    “呵呵你能这么想最好。”

    萧凌宇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便是将手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将其一身生命精元抽了出来。

    那修士虽然很会说话不过萧凌宇也没有心慈手软的意思在这魔界里靠嘴皮子是万万不行的。

    将周围的尸体焚烧干净后他便再次飞起向鎏虹大陆的传送阵而去。

    方才那位玄魔后期高手捏碎玉简的一幕萧凌宇也看在眼中他知道那玉简肯定能够召唤强者过来所以不敢再盘桓下去只想赶紧离开鎏虹大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尚未到传送阵附近就已经发觉身后有一人追了过来。

    来人速度极快莫说是萧凌宇纵然是比之魔君初期的冉凯也要快了很多他一直不断拉近与萧凌宇之间的距离。

    也就又过去了百息时间来人已经距离萧凌宇不足百丈远。

    “贼子杀了人就想走吗?”来人大喝着道。

    来人声音之中杂着功力波动竟是震得空间都微微波动可见其实力之强横。

    萧凌宇可没心情回答这句没营养的话只是暗呼晦气竟是又遇到了一位魔君级高手而且这位魔君多半不是初期。

    可就算萧凌宇不答话人家也还在全力追逐短短百丈对方只是一个呼吸便已越过挡在了萧凌宇的前面。

    萧凌宇依然没有停下早已经在手中握着的银月断刀向着一挥一只彩色火鸟便在一声凤鸣之后扑了出去。

    彩色火鸟身形并不算很庞大可身上却带着浩荡无匹的威势所过之处空间都在波动着。

    对方即便是魔君级高手也不敢小觑这神器迸发出的神威当下便闪身躲开。

    在境界上不如对方萧凌宇自然无法锁定攻击那火鸟向前冲出了老远便自动消散。

    萧凌宇继续前进对方则是在愣了愣后又提速追来。

    “贼子上天入地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魔君期高手愤怒的咆哮声自身后不远处传来萧凌宇只是紧皱眉头没有予以理会他可以猜到自己刚才所杀的那两人必定与这魔君关系匪浅。

    未多久那魔君又挡在了萧凌宇身前可还是被萧凌宇以银月断刀劈出的火鸟吓退。

    未到混沌炼虚期时萧凌宇全身功力也只够劈出一只彩色火鸟不过到了混沌炼虚期体内又多出了十几颗血晶他几乎可以无限劈出彩色火鸟而不会功力亏空。

    “贼子我看你能跑多久!”

    来人一直紧追不舍并不断大骂。

    偶尔来人也会在后面发动攻击可萧凌宇却能以六颗镇魔仙珠挡下。

    虽然如此这般萧凌宇也不可能坚持太久但眼下那鎏虹城却已经在不远处显露出了高大巍峨的身姿。

    不错萧凌宇准备逃入鎏虹城中暂避。

    有人追杀的情况下他想借用传送阵离开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他能够进了传送阵对方只要不断震动传送阵他就无法启动传送阵离开。

    而鎏虹城乃是鎏虹大陆的第一大城同样有着禁制殴斗的规定对方即便是魔君怕也不敢轻易违逆由魔界大佬或顶尖豪门制定的规矩。

    如果对方胆敢在鎏虹城中动手而且城中守卫高手还不予以阻止萧凌宇再逃出来也不迟。

    飞到鎏虹城门口之时萧凌宇释放出了一股子强悍的气势让得那些排队等候进城的修士全部勃然色变纷纷后退。

    而萧凌宇则落到门口直接丢给了卫兵一块上品魔石然后施施然地走进了鎏虹城中。

    那位魔君本来想在萧凌宇落下之际出手攻击可自己的攻击肯定会破坏城门而且极有可能伤及那些城卫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也就在他犹豫之际自己追杀的目标已经进了城这让他恼恨不已。

    那位魔君也落了下来到了城门口处对守卫问道:“城主大人可在城中?”

    守卫先是愣了愣在感受到来人身上的气势后恭敬地道:“回前辈小的哪知道城主大人的行踪不过小的知道统领大人现在就在城中。”

    听此那位魔君微微皱眉然后也不交纳入城费用直接大摇大摆地进了城去。

    城门两边的守卫自然不敢拦截不过却有一人取出了传讯珠传了一道讯息。

    那位魔君虽然不敢在城中动手但却敢将魔识铺展开来因为这城中很难见到魔君他的魔识自然也很难被发现。

    放开魔识后他便寻到了并未走得太远的萧凌宇而后快步跟了上去。

    那位魔君也只是一直跟着萧凌宇并没有出手因为从刚才的追与逃他可以看出萧凌宇的实力并不差他并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所以不能动手。

    在这城中如果不能一击必杀万一缠斗起来城卫必定会过来制止他纵然不惧城卫但也嫌麻烦。

    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走了一盏茶时间却是有一位貌似中年的修士忽然挡住了那位魔君的路。

    “哈哈陶兄你怎么有空到这鎏虹城来转悠?”中年修士大笑着打招呼道。

    “怎么?这鎏虹城是你家的吗别人能来我还来不得?”追杀萧凌宇的魔君冷然回道。

    很明显这二人是认识的不过估计关系不怎么好。

    “不是说陶兄来不得只是陶兄的陶庄那般景色优美陶兄又在家养了那么多美娇娘更有许多后辈子弟伺候着享受跑这鎏虹城来岂不是浪费大好光阴?”中年修士还是一脸微笑地道。

    “我今日没工夫和你闲扯。”

    陶姓魔君说着便是绕道而行想要继续追萧凌宇。

    “陶兄我们二人也算有点交情既然陶兄来了我怎么也得略尽地主之谊请陶兄喝两杯才好。”中年修士又挡在了陶姓魔君前面似大有诚意地道。

    “不必了!”

    陶姓魔君依然不给面子又绕了过去。

    “陶兄有事要忙就算了不过我要提醒陶兄这里可是鎏虹城而且城主大人就在城主府中如果陶兄在这里弄出了什么是非恐怕会让我们这些老朋友难做。”中年修士并未再去阻挡只是在后面淡然说道。

    陶姓魔君表情微变也没有转身过去只是道:“放心吧我不给你面子也会给城主大人面子的。”

    那中年修士则是望着陶姓魔君的背影冷哼着道:“你最好老实点不然你和你的陶庄就要在鎏虹大陆除名了。”

    萧凌宇虽然一直在前面快步行走但却也将刚才那二人的对话听了清楚确定那陶姓魔君有所忌惮之后自然更加放松。

    用了大概三个时辰萧凌宇才走到了鎏虹城的中央位置见到了城主府。

    本来他是准备去城主府旁边的一座酒楼坐坐的但看到城主府对面的赏金猎人分部的大楼后他又改了主意直接走进了赏金猎人设立在鎏虹城的分部大楼。

    陶姓魔君跟到此处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进了大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