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九转混沌诀 > 第五十五章 十八娘
    萧凌宇躲在古神洞府里体悟元婴出窍的奇妙状态并让混沌元婴不断帮助自己炼化凤凰翎羽同时他自己继续修炼混沌印可在飞羽大陆上却是一片翻腾热闹无比。

    飞羽大陆只是一片刚刚被发现不久的修真大陆并不为修真界所熟知由于这片大陆的面积在所有已经被发现的修真大陆中算是非常小的而且这个大陆上并没有多少高级灵石矿脉更是罕有极品灵石矿脉所以被列为相对比较贫瘠的大陆故而以前并没有多少修士愿意到这里来。

    可飞羽大陆最近接连有藏宝之处被发现还在短时间内就横空出世了两件仙器这实在让修真界的强者们想不注意都难特别是距离飞羽大陆比较近的那些修真大陆修士们纷纷通过传送阵来到了飞羽大陆。

    探寻藏宝之地的修士有之想要抢夺那两件仙器的修士亦有之越来越多的修真界的高手来到这里使得飞羽大陆原本还算实力一流的降龙谷、问虚仙门等宗派一下子显得弱小了起来。

    特别是降龙谷他们在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修为的高手最近死伤惨重而大乘期高手更是直接死得一个不剩这无疑让他们的实力一落千丈。

    若不是降龙谷的太上长老也就是那位三劫散仙还在降龙谷怕是此时已经不复存在。

    没有多少人知道降龙谷损失最大的并不是人员而是他们的至宝冰魄天蚕也不幸被盗走除了他们的太上长老之外他们几乎失去了所有能够继续维持一方大派的依仗。

    可就算是他们的太上长老也是在将降龙谷的护山大阵修缮完整后不怎么回降龙谷本部了而是在飞羽大陆上满世界寻找敌人。

    这位已经暴走的三劫散仙将飞羽大陆搞得腥风血雨凡是他看着不顺眼觉得很有可能是敌方的高手全部被他追杀至死。

    三劫散仙虽然并不是修真界里最强大的存在可只要是没有仙器的大乘期修士都很难在他手下走过三招。

    问虚仙门等飞羽大陆的土著大门大派都在这种时期选择了低调他们封闭山门谢绝见客也不派门内高手出去寻宝一副袖手旁观的态度倒是让外来的强者们非常欢迎。

    将事态无限扩大的始作俑者并不能算是萧凌宇而是集云宝斋的那些修士。

    可萍儿、罗伯等人却是无比郁闷从他们此时愁苦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觉得自己比降龙谷的损失还大筹划无数年耗费了大量精力与物力的计划到了最后竟是成全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小子而且这一切还完全是他们自己一手导演的这让他们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我们还是撤走吧万一被那老家伙找到我们我们再想走就难了。”

    “我要是那小子得了这么大的便宜肯定直接驾驭飞行灵器到一颗无人的星球上躲个几百年我们根本不可能将他找到。”

    “就算找到他又能如何他本来就有一件非常厉害的火系仙器已经足以应付大乘期高手的围攻如今又多了冰魄天蚕寻常大乘期修士根本奈何不了他的。”

    “眼下飞羽大陆上风起云涌四方高手汇集于此我们留在这里实在不智这与我们本部的低调、暗中发展的原则相违背。”

    被罗伯请来的其他大陆的同门高手此时都在打退堂鼓。这事儿又不是他们自己策划的就算成功了也是罗伯和萍儿这些被分到飞羽大陆上的同门有奖赏自己等人最多就是赚罗伯等同门一个人情而已。

    萍儿一直皱眉她此时是非常后悔选择与萧凌宇合作可即便是修真界也没有卖后悔药的她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听到其他大陆的同门要走她不禁想劝说两句毕竟没有这些人帮忙更加不可能夺回冰魄天蚕。

    可她的言语还未出口罗伯就率先笑着开口了他说道:“诸位能来帮一次忙就非常不容易了罗某在此拜谢各位。大家也确实都有自己的任务要忙眼下我们这边虽然大事未成也不能耽搁大家太久诸位请回吧以后如果有用得着罗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那我们就告辞了。”

    那些修士也没有磨蹭告辞之后就飞向了飞羽大陆的传送阵。

    “罗伯他们走了我们如何完成任务?”望着同门高手相继离去萍儿不解地问道。

    “此事已经办砸了可见我们的运气不好在运气不好的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半点夺回冰魄天蚕的可能性。还是让他们走吧万一他们在这里有什么大损伤总部责问起来我们可担当不起的。有些事情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才行别人可以帮你一次但绝对不会帮你一辈子。”罗伯叹息地说道。

    “好一句要靠自己的力量!呵呵这句话也能从你这小子嘴里说出来看来你能够渡过天劫到达大乘并不只是运气。”

    也就在罗伯刚刚言语落下一道中年妇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罗伯与萍儿等人目前躲在一片荒山之中的一个山洞里面此时却是站立着一位穿着一身土灰色粗布袍的老妇人。

    声音是中年妇人的这女人佝偻着身子手中还杵着一根拐杖一头白发如雪她缓缓向山洞深处走来身子颤巍巍的仿若风烛残年一副不久于人世的样子。

    在那老妇人的身后却跟着一位看着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子。

    那年轻女子身材高挑她蛮腰盈盈只堪一握却是穿着一身湛蓝色的劲装一只手臂后面甚至还别着一把未出鞘的长剑再加上她的瓜子脸十分干净且俊秀又有冷光闪闪的丹凤眼与两条又细又长又直的眉毛当真是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十八娘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将这里的情况传讯给您老呢。”

    罗伯先是一愣随后他那老成持重的表情立即就换成了一副小人献媚的样子连忙迎了上去并恭敬无比地弯下身子双手扶住那老妇人的那只没有杵着拐杖的手臂。

    “我若再不来你们煮熟的鸭子就真的要飞了。”

    老妇人继续向前走着然后带着责怪的语气说道:“你们犯下大错才被发送到这里我有心提携你们想让你们早点回去所以才给了你们这么一个任务。真没想到你们苦心经营了这么久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竟然为他人做了嫁衣。”

    说到此处老妇人瞟了萍儿一眼顿住了她的脚步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如此表现你说我帮你们还有何用?总盟留你们何用?”

    罗伯听此表情立即僵硬起来心头也是狂颤虽然心惧不已却还是忍不住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十八娘我们真的已经尽全力了真是没有想到此事会出现这等意外……”

    啪!

    还未等罗伯说完老妇人就在他的老脸上扇了一巴掌他那已经苍白的脸上立即多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并且嘴角溢血。

    堂堂大乘期高手马上就要举霞登临仙界的人物竟是被人扇了一巴掌这一幕若是让旁人看去定会惊掉下巴。

    萍儿和罗伯最为亲近她对罗伯也最为尊敬就像是尊敬她父亲一样此时见到罗伯挨一巴掌她虽然知道对方实力高深莫测可还是向前一步美丽的眼眸也眯了起来浑身的气势渐渐提起。

    “你知道我们为了完成你的这个任务耗费了多少心血吗?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尽心竭力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凭什么这么对待罗伯?还有既然你觉得此事我们办得不好没有办成是我们无用那你怎么不自己来试试?你不是实力很强吗自己去降龙谷取了那冰魄天蚕岂不是更好?”

    萍儿真是被气急了竟是用责问的语气对那脾气不好可实力却非常强悍的老妇人说话。

    “萍儿放肆快点给十八娘磕头赔罪!”

    罗伯挨了一巴掌倒没什么在他看来挨一巴掌已经是非常轻的处罚了可此时萍儿的话却让他刚刚好转点的心情又一落千丈。

    “十八娘这小丫头年少懵懂口无遮拦您老人家可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罗伯又恬着老脸为萍儿求情。

    “你便是那总盟囚室中成天发疯的高青山的女儿高萍儿吧?”老妇人没有发怒却是怪笑着对萍儿问道。

    “是又如何?”萍儿不卑不亢地应道。

    “呵呵不愧是高青山的女儿脾气真是和他很像。不过你却还有和他一样的毛病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谁都敢得罪。和你这小丫头说实话如果不是当初你父亲和我关系不错我也不会给你这个任务让你以后还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念在你父亲的情分上我不怪罪你的顶撞甚至可以为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不直接动手。”

    老妇人笑了笑接着说道:“当初我知道降龙谷有冰魄天蚕时也是我身负重伤之际像我们这样的散仙看着实力强横可最怕的就是受伤因为我们的身体不行由能量塑造而成的身体很容易溃散而且还要抓紧修炼去应对千年一次的天劫没有多少时间养伤或是干别的事情。受伤了我自然不能出手所以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你们。我也没有想到我竟然用了这么久才伤愈更没想到你们会把这件事情办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