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落雷修仙 > 第八十章 斩杀四魔(求收藏、红花、推荐!)

第八十章 斩杀四魔(求收藏、红花、推荐!)

    第八十章斩杀四魔(求收藏、红花、推荐!)

    白衣修士铿锵有力的言语让宋萧大敢意外,他没想到区区一介女流之辈,竟然也会有如此决然气势,不免对白衣修士高看了一眼。

    白衣修士的回答,让魔道四极徒有些愤怒,但听其中一位年纪稍长,头戴白色头箍的中年修士冷冷道:“既然你们不识好歹,那就怨不得别人了,本来以为你们能将其他修士的行踪告与我们,也许我们心情一好,放过你们,现在看来,势必要将你们化为灰烬!哥几个,动手吧!”

    话声刚落,四人都取出自己的拿手法宝,竟然是清一色的中品法宝,白衣修士一见此,额头微微见汗,但是却没有丝毫畏缩之意,身体与宋萧靠了靠,小声道:“道友,你修为太低,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如果我之后不敌,你记得见机逃离,将我遇害之事通告我门内弟子,日后定然会有人为我报仇的!”说完,取出自己的最强法宝,中品法宝“青玉灵带”!目露郑重之色,严阵以待。

    宋萧看了看身旁的白衣修士,终于轻轻的叹了口气,“雪山仙派之内,还是有不少铮铮铁骨之人啊,或许我没有必要再找当日兽巢之内害我的几人了!罢了,罢了!”轻声对白衣修士道:“道友,我们一定会胜的,如果战败,我也不会苟活,黄泉路上我们也好有个照应!”白衣修士闻言,苦涩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与这魔道四极徒好好斗上一斗,即使身死也定要斩杀一人为我们垫背!”

    宋萧洒脱一笑,从灵袋中取出一把普通的飞剑法宝,品阶竟然是下品法宝,白衣修士一看,又是一声苦笑。>就在这时,四极徒率先动手了,只见一把土黄色巨斧当先攻到,白衣修士一指“轻灵玉带”迎上巨斧,这轻灵玉带法宝甚是奇怪,竟然没有巨斧硬碰硬,而是盘旋着将巨斧裹在其内,只听白衣修士一声轻喝:“禁!”轻灵玉带闪烁着诡异的绿光,其他几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巨斧法宝的主人见自己的法宝竟然没有伤到一人,反而被人家的法宝禁锢住了,猛然大喝,施展全身灵力以求让法宝脱身,可是他失败了,他的巨斧仍然被人家的玉带牢牢的控制住,竟然没法挪动分毫。

    白衣修士见一招就禁锢了一个魔修的法宝,心中顿时信心大增,一拍灵袋,一把绿色飞剑、一块圆形盾牌漂浮而出,飞剑落在了她的头上,而盾牌却将宋萧护在其内,做完这一切她的呼吸变得稍稍有些急促了,好看的小说:。宋萧一愣,心道:“这小丫头还真是个重情义之人,这等危机关头竟然还将护身法宝护在我身前。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好……”想罢感激的看了看白衣修士,可是后者却凝神以待,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应对这四位魔修身上。

    反观四位魔修中的其他三人一见老二的得力法宝竟然被人家一招禁锢起来,心中不免有些打鼓,他们三人的法宝仍旧在空中没有发动。这听其中的一人道:“兄弟们,我们此次的任务是摸摸正派修士的虚实,如果不快速结束此战,恐怕会打草惊蛇,到时上头如果怪罪下来,我们几兄弟肯定人头落地,现在该怎么办?你们拿个主意吧!”

    被禁锢住法宝的魔修,怒道:“怎么办?都给一起出手,任那白衣小子是三头六臂也难敌!”众人纷纷点头同意,目光一对,突然发动法宝一齐斩向白衣修士,宋萧见此,暗道不好。仅仅禁锢一件法宝就让白衣修士有些吃力,现在三件法宝一同发作,白衣修士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落到脚下的土地上,一声大喝,头上的绿色飞剑刺了出去,砰的一声,飞剑竟然难敌三人合力一击,被弹射开,白衣修士一惊,赶紧施展缩地术向一旁闪去。

    宋萧猛然一跃,跳出了三件法宝的攻击范围,白衣修士的这一示弱,空中禁锢巨斧法宝的轻灵玉带原本绿光大作,现在慢慢的黯淡下来,巨斧的主人见此赶紧猛然一发力,嗡的一声,终于挣脱了禁锢,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飞回那位魔修的手上。法宝重归,四魔修相视一笑,眼中露出残忍,白衣修士刚一出现,四件法宝当头攻上,白衣修士赶紧控制自己的轻灵玉带与飞剑法宝一同救主,可惜仅仅让四件法宝的攻击速度拖延了一下就被弹飞,但是这短暂的时间,却够白衣修士再次闪开了。

    两个回合,白衣修士狼狈之极,白衣上都是泥土,还重重的喘着粗气,脸上也已涨的通红。四魔修见第二击仍然没有奏效,手上的法术立刻施展起来,滔天的烈火、冷冽的冰箭、巨大的石块一股脑的砸向了白衣修士,白衣修士见此又要施展缩地之术,可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被一把冰箭穿透了左腿,这一刺不要紧,手上的法决竟然被打乱,腿一软摔倒在地,各种法术狰狞的攻了上来,白衣修士眼中露出了绝望,可是仍然紧紧的咬着牙关。

    赶紧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土盾,可惜土盾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就化为了尘土。“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白衣修士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竟然留下了泪水!就在这危急关头,只感到被人一抱,下一刻已经感受不到那些临近的法术了。

    睁开眼一看,她此时竟然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年约四十,面相凶狠,身背长刀,十足的一个打家劫舍的强盗。只见此人微微一笑道:“道友无事吧!接下来就由在下代劳吧!”说完,将她往地上轻轻的放下,就在这时魔修的四件法宝竟然急速的斩了过来。白衣修士见此赶紧大叫一声“小心!”

    可是更让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宋萧抬起右手,四件法宝在离他手掌不足半寸的地方静止不前了。“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衣修士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宋萧,宋萧轻轻一笑,也不言语,站起身子,手掌猛的一握,砰的一声,四件法宝一齐被震飞,将双手负在身后,冷冷的看向四位魔修!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这魔道四极徒吓的着实不轻,其中的一位年纪稍长之人竟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哭声道:“前辈饶命啊!我不知道前辈隐藏修为,如果知道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饶命!”其他三人虽然震惊,但是还没有像这个年长修士这般“糊涂”,明明就是一个凝气六层的修士,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才将他们四人的法宝弹开的,饶命?是他该求他们四极徒的!

    离跪倒的年长修士最近的魔修,率先回过神来,“呸!老头子,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赶紧给我起来,跟兄弟几个一齐灭了这个男人!”其他二人也露出嘲笑,年长的魔修愣了愣神,又看了看宋萧,他心中也是在是不没底,这到底是不是一位隐藏修为的驻基期前辈呢?还是他在故弄玄虚呢?终于他选择了后者,猛的一跃而起,盯着宋萧的眼神杀气腾腾。

    宋萧微微一笑,道:“还不动手?那我可要出手了!”话声刚落,一甩右手,一个手掌大小的火球轰然攻向四魔,四魔一见竟然只是一个小火球,心中更加确信这人一定是在故弄玄虚,也不使用已经回归的法宝,而是施放了几个土盾立在身前,四个凝气九层的魔修施展的土盾抵御一个小火球,这实在是太过轻松了。

    正在四魔暗自嘲笑之时,火球转眼就到,轰的一声砸在了四块土盾之上,只听一声轻喝:“爆!”砰儿的一声,林中恢复了平静!强烈的高温参杂着丝丝雷电在空中持续了一会儿,最后消失不见。至于那四位魔修到哪里去了,或许只有宋萧一人可以回答,宋萧轻轻一笑,抬腿走向被雷火球炸出的大坑内,不一会儿手中提着四个灵袋,返了回来。白衣修士此刻大气不敢喘一声,这之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离奇了,一位凝气六成的修士竟然可以只用一招就将四位凝气九层的魔修化为灰烬,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她脑袋还没有完全消化,略显呆滞的看着宋萧。

    宋萧微微一笑,道:“你伤势如何?本来只打算从中辅助你一下,可惜最后实在太过危急,所以在贸然出手了,请勿见怪!”白衣修士一愣,忙道:“没关系,没关系!可是你能告诉我,你真的是只是一位凝气六层的修士吗?”

    宋萧哈哈一笑,已经不再打算隐瞒,在原地一个旋转,变回了本来面目,当然修为也再次回到了驻基期初期顶峰!白衣修士一见,竟然有一种眩晕之感,这等幻化之术,她还是第一次见过,转了一个圈竟然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天啊!我要是学会了,那以后不是就不用乔装打扮了?而且这位前辈长的还真是奇特,谈不上帅,但是绝对是那种独有的、唯一的!挣扎的站了起来,微一躬身道:“晚辈有眼不识真人,还请前辈不计前嫌,今日得前辈施救,感激之极!”

    宋萧平静的道:“没有关系,都是小事而已,现在你可否将你青松师叔的所在告知于我?”白衣修士一愣,疑惑的道:“前辈,你问我师叔的所在所为何事?”

    宋萧一笑,郑重的道:“我欠青松真人一个恩情,他现在身处险地,正好还了他这份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