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落雷修仙 > 第七十一章 怀璧之罪
    第七十一章怀璧之罪

    就在宋萧与于山露出惊异之色的之际,星城之内的护卫修士全都紧张的望向天空,并且以队的形式聚集一起,严阵以待!星殿之顶的大城主星罡的寝室,窗户早已打开,凝神注视着天空,眼中露出纠结之色。

    修炼中的雷掌门也似乎感应到了天空的异样,打开房门步入庭院,看向天空,脸色变的惨白异常,突然苦笑道:“终于还是来了,希望宋师弟能躲过此劫,我雷宫就靠你了!”

    黑压压的飞兽将整个星城的上空堵得的严严实实,星城仿佛处于黑夜之中,在星城之内的数万修士都已吓的四处躲避,谁都没有胆量来抵抗这“天灾”!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准确的说应该是飞兽之上,传来了一声豪放嗓音,“城内的小辈们,这个小城谁是城主?速速上来答话!”这一声传唤,对于凝气期修士而言无非魔音,修为较低者竟然直接被此声震昏,即使是驻基期修士也要晃上三晃.

    宋萧眼中闪起震惊之色,“这种压迫之感,之前从未遇过,即使是驻基后期的大城主星罡也没能达到如此境界,那这上空之人的修为究竟强到什么地步呢?难道?难道是金丹期修士?”宋萧脑中的想法将自己都吓的冷汗直冒。

    旁边的于山似乎也猜出了一丝端倪,轻声询问道:“宋兄,那上空之人究竟是什么等阶的修士?驻基期之内谁能如此?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超越驻基期的存在,那就是金丹期修士!你是否也有此感?”

    宋萧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现在想的是这金丹期老怪,为何要来星城?“这星城究竟有什么值得他一个个堂堂无敌般的存在大驾光临呢?雷师兄让我速速离开此地,莫非这和他有关?”想到此处,宋萧赶紧收摄心神,开口道:“于兄,麻烦你照顾我的兄长和熏衣,我现在有要事要办,迟些返回,让他们无须担心!”说完,施展御剑之术飞速离去,直奔星殿所在。

    于山望着宋萧离去的身影,摸了摸脑袋,心道:“这宋兄如此危险之时,还不隐蔽起来,真是胆识惊人啊,!”他自己快速赶入内屋,这是虎子与熏衣还有丹苏子都已冲出,那声传唤将他们三人也是震的七荤八素,这会儿刚好受些就出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迎来了于山,于山将宋萧的原话传给众人,众人这才躲进屋内,以求安生!

    本来这星城之内禁制飞行,可是此刻宋萧哪里还管这些规矩,他御剑飞在低处,一是不想让天空之上的结丹期老怪注意到,二是也好顺便看看这星城究竟是如何应对外敌的!

    在一个转弯之处,竟然遇到了星峰率领的众护卫,星峰一见宋萧竟然御剑飞行,心中本就烦闷正好火上浇油,对宋萧一声怒喝,道“我星城之内禁制飞行,难道你小子不知道吗?看来你是找死!”说完就要摆出动手的架势,他身后一位同样是驻基期的修士,赶紧将他拦下,小声在他耳边讲了几句,星峰听后对着宋萧冷冷一哼,率众人向着西门方向快速赶去。

    宋萧也不理会,继续御剑向着星殿赶去。天空之上,又传来了一声怒喝:“小辈,本府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这城内之主速速出来答话,否则想怪本府大开杀戒!”就在这时,但见一身穿金黄色长衫的老年修士御剑飞上,天上的飞兽顿时露出一个大洞,阳光照下正好照在迎上飞去的金黄衣衫修士身上,金光大放,仿若禅宗金身罗汉一般,这老者正是大城主星罡。

    但听星罡笑道:“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恕晚辈有失远迎,恕罪!”星罡飞在飞兽下的半丈之处,停滞不前,仰望天上。这时天空之上飞兽又向四处飞去,闪出一个足足方圆半丈的天空。一个幻影慢慢凝实,最后幻化成一个年轻的妖异修士,这个妖异修士竟然可以凌空飞行,修为不言而喻正是那声音的主人——金丹期老怪!

    星罡盯着妖异修士看了一会儿,突然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前的压抑之感这一刻减轻不少,这是为何?但听妖异修士迭声道:“小辈,不要认为本府今日所来的是身外化身,可是修为却还要比你强上一筹,再加上这无数的飞兽,灭你的小城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今日本府来此只为寻人,你还是配合的好!”

    星罡一怔,脸上表情不变的道:“不知前辈是要寻何人?晚辈如果知晓此人就在城内定然带来交给前辈!”妖异修士诡异一笑的点了点头,显然大城主星罡能够如此爽快就答应对他而言却是最好,如果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他这个身外化身虽说修为不凡,可是毕竟不是本人亲近,况且此化身所能凝聚的时间也受限制,真要大战,指不定谁胜谁负呢?

    妖异青年,浅笑道:“他乃本府故交之后裔,现在应该是雷宫的掌门了,他叫雷天,听门人通告,他已于前几日来到你这城内,现在就将他交出吧,我也可饶过你这座城池免遭涂炭。”

    大城主星罡脸色一变,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心中想到:“雷掌门?你可把老夫害惨了,虽说修真界有过条例不得结丹期以上修士擅自屠戮,可是也难保时过境迁,这条例到底还能不能约束住这些老怪物还真的很难说,现在可是如何是好?他之前所提到的门人应该就是那个冒充崔星的魔修无疑了,这雷掌门身上定然藏着惊天的大秘密,我现在可是如何处之?”

    妖异修士盯着大城主星罡等待他的答复,白皙的手指来回拨弄着他垂在身前的长发。就在大城主星罡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白发老者驾驭着一把黑色飞剑飞了上来,此人正是雷宫之主,雷掌门!

    雷掌门苦涩一笑,道:“老魔头,你终究还是不能放过我雷宫啊,你与先师怎么说也是异性结拜兄弟,可你呢?却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然忤逆杀兄,现在连我这雷宫的最后一人也不放过吗?”

    妖异男子看了看雷掌门,轻笑道:“雷侄儿,本府来此的目的,其实你心中也明白的很,只要你将本府所要之物交给我,你仍然可以安心的做你的雷宫之主啊,这样不是更好?”

    雷掌门恶狠狠的呸了一声,吼道:“魔头,老夫今日就是血染此地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休要再做梦了,反正老夫也是个将死之人,这世上早已没有什么值得牵挂的了,魔头领死吧!”说完,控制脚下飞剑,斩向上空凌空而立的妖异男修,后者脸色变成的血红,显然雷掌门将他彻底激怒了。

    夹在中间的星罡现在是尴尬的很,两人就要大打出手,自己究竟是帮还是不帮?帮吧,搞不好自己大半生经营的星城有可能就毁于一旦,不帮吧,又对不起自己的一世英名,而且他星城本就欠雷掌门个不小的人情。

    就在他难已取决之时,妖异男修已经出手,雷掌门本就修为只有驻基中期,而现在又是重伤在身,几着下来,身体上已经被刺了数个血窟窿,煞是骇人。大城主星罡一望,终于不忍,这一刻他下了大决心,即使星城毁灭也不能让世人说他星罡是个无情无义之人。

    脚下飞剑猛然击出,与妖异男修刺向雷掌门的梭子碰在一起,竟然不相伯仲。妖异男修被星罡的横插一刀,心中怒意大涨。雷掌门一见星罡竟然出手助自己,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可是他却不愿害他星城,突然出声道:“大城主,请速速退去吧,今日是我与这个魔头的事情,外人还是不要插手!”说完,咬紧牙关,勉强施展起雷剑诀中的分雷剑影,轰的一声,飞剑化为数把小剑射向妖异男修,可是后者修为比他高出的不止一点半点,从灵袋之内取出一把伞状护身法宝挡在身前,分雷剑影竟然难伤他分毫。

    雷掌门见自己一击竟然如此不济,一声大喝,就要拼命,可是这时星罡却挡在了他的身前,回头道:“素闻雷掌门的灭雷劫,威力不凡,今日何不施展一下让老夫开开眼!”

    雷掌门展颜一笑,道:“多谢道友了,帮我抵挡一下,我这就施展!”说完手中指法连变,正是要施展他的最强绝技—灭雷劫!可是他今日所用的却不是他的那把上品飞剑。二人大战魔修,胜负难料……

    这时在星城东方的数百里外,一把飞剑之上拖着二人,这两人脸色焦急,似是逃命一般。突然其中一个年长修士道:“萧弟,我们就这么一直向东吗?”

    后者点了点头,不言不语!但是心中却在祈祷雷掌门可以安然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