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落雷修仙 > 第七十章 互补所需
    第七十章互补所需

    从新萌起的希望,使得宋萧的精神好了不少,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他的虎子哥就这么等着寿元耗尽,离开人世的,他欠他的,他欠他一个幸福,如果不是他宋家的遭遇,或许虎子哥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了,平凡就是幸福,可是这一切都被宋家葬送了,他是宋家的独子,理应该承担起这份仇恨,可是虎子却将这些抗在了自己的肩上,这份情谊,宋萧无论何时都不会忘却的!

    傍晚时分,群星璀璨,宋萧独自一人离开了丹苏子的药铺,施展起轻身之术,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大城主星罡正在自己的卧室之内,反复端看着星峰换来的卷轴,眉头深皱,似是在参摩一般,这时门外传来一个中年壮汉的话语,“大城主,宋前辈来访,您是现在去接待他吗?”星罡脸上露出了笑容,回道:“将他安排在内室的大厅内,老夫随后就到!”后者领了命随即离去!星罡正了正衣衫,脸上露出笑容。

    宋萧被下人带到内室的大厅之内,下人上了茶水之后就离开了,宋萧一个人在厅内来回的转着,一边欣赏墙上的珍稀字画,一边盘算着这大城主约他所为何事,同时想着自己等下该如何开口让大城主星罡帮忙。

    不一刻,厅外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让宋道友久候了,哈哈……”宋萧寻声望去,正是大城主星罡跨步走进,赶紧拱了拱手道:“大城主无须见外,在下也是刚到,正为贵府墙上的字画所赞叹呢!”

    星罡哈哈一笑,道“快快请坐!今日约道友到此甚是唐突还望道友见谅!”说完,摆出一个请的姿势,他自己在上位坐好,宋萧微微一笑,坐在主客位上,道“不知大城主,今日约在下到此所为何事?”大城主星罡神秘一笑,道“老夫对宋道友你深有好感,今日约道友来此不为何事,只为叙旧!”

    宋萧知道大城主星罡所说的话不过是客套话而已,当即道:“大城主有何事但说无妨,在下是个直性子,大城主只管说事吧!”星罡一见宋萧如此爽快,好感又增了几分,叹了一口气道:“道友可知老夫是如何创立这星城的?”宋萧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星罡继续道:“老夫初入驻基期时,不过也是一介散修,家师仙逝的较早,所以我与一般散修无异,可是当时散修的修行实在太过艰难,不说灵石的缺少,但是自保都是何其困难?那时的魔修比现在猖狂的不止一分二分,同等阶的正道修士遇见魔修基本都没有好的下场,老夫那时年轻气盛,与舍弟一起靠着家师赐予的几件法宝,虽说不能大红大火,但是自保却是游刃有余,在那时得罪的魔修数不胜数,正道修士都赞我兄弟二人为正道奇葩,一代骄楚,可是好景不长,谁也不会想到魔修中那几位被我们击败的修士,竟然联合一起暗害我兄弟二人,毕竟寡不敌众,我兄弟二人身受重伤,最后不惜毁掉一件心爱法宝,方才保住性命。重伤初愈,我兄弟二人就花了数年时间方才创立了今日的星城,可是就在前不久,那群魔修竟然又找到了我们,并且用传音符带来话语,说如果我兄弟二人今后不为他们魔修效劳,那我星城当永无安宁之日,起先我也是半信半疑,任你魔修神通广大,想要撼动我星城这一百余年的根基却不是那般容易,直至前几日那名冒充崔星的魔修的出现,我才确信他们开始有动作了,而且必定大打出手,我星城虽说护卫修士不少,可是你也看到了,你们那次伏击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我星城伤亡的修士比例却非常高,试问这样的一群正道修士如何与那些杀人成性的魔修相提并论?”

    说着看了看宋萧表情,继续道:“所以老夫今日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宋道友你是否能够答应?”

    宋萧正了正色道:“大城主有话直说,如果在下能效劳的,定然不会推辞!”星罡脸色大好,说道“老夫知宋道友乃当世奇人,如果老夫没有看错的话,道友今年还没到而立之年吧?”宋萧点了点头,他今年不过二十有余,离而立之年却还有几年时光。

    星罡继续道:“老夫知道道友的神通定然有很多老夫并未知晓的,但是单是道友那一击雷火球就让老夫刮目相看了,能将火球与雷球进行整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办到,老夫虽说也可勉强为之但是融合后的雷火球威力却较之道友的雷火球,威力小的不是一点二点。”

    宋萧基本已然知道大城主星罡这次所求何事了,轻声道:“大城主不用夸奖在下了,还是有话直说吧!”星罡肃然道:“老夫这个不情之请就是,希望道友可以将那雷火球融合秘技传授给老夫的门人,到时真与魔道修士大战之时,也多了分强力的神通。”

    宋萧心中暗道,“原来是看中了我的雷火球之法,可是这雷火融合之法常人有岂可那般容易学会?要知道他可是凭借自己对雷属性的掌握方才悟出此法,不是雷灵根属性的修士想要融合却是难上加难!”

    但又不好拒绝,毕竟他也有事想求于大城主星罡,随即道:“大城主,不是在下敝帚自珍,而是这雷火融合之法,却是难度极大,你也可以看出在下乃是雷属性灵根,对雷属性的掌控自然强于众人,可是其他人学来却是极其艰难,先不论这融合上的难度,但是那属性相斥带来的反震就可让施法者重伤了,如果大城主仍要学之,在下定当传授!”

    星罡闻言,脸色黯淡了很多,他也知道这两种狂暴属性融合在一起的难度,现在听宋萧所言,心中终于放下心来,苦笑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用宋道友传授这融合之法了,还有一事老夫费解,就是宋道友你的那火似乎也然进化成上阶灵火了,不知这是如何做到的呢?驻基期修士施展上阶灵火,虽然也是可以做到,但是恐怕不达到老夫的这种修为,想要施展却是不能,宋道友一定有一种对火的操作秘法,不知是否愿意赐教?”

    宋萧一愣,看来这大城主是一定要从自己的身上弄点好处的,既然如此索性就送个人情吧,也好让他全力为自己寻找药材,当即道:“道友既然对这控火之术感兴趣,在下也不推辞了,此控火之术,名为压火之法!乃是在下结拜兄长所创,本来是用于炼器时使用,可是没想到竟这压火之法提纯后的灵火,威力更胜从前,所以在下就将它与融火之术进行合并,才有了现在雷火球。”

    星罡眼中露出兴奋,他本人也是一个炼器师,对炼器术上对火的要求自然了如指掌,上阶的火,正是高阶法宝的必须之物,如果能学到宋萧的这个压火之法,那他现在所能实战的上阶灵火定然可以大进一步,忙道:“那就有劳道友不吝传授了!”

    宋萧微微一笑,之后就将这压火之法传授给了大城主星罡,后者修为不凡,学来竟然神速,虽不能如宋萧那般精通,但也却是将他的灵火提纯了不少,久试不爽。

    星罡心情大好,竟然吵着要和宋萧结拜兄弟,宋萧无法,就与他结为了异姓兄弟。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宋萧终于将他需要寻找几位高级药材的事宜,说给了星罡听,后者竟然一口答应下来。

    两人都各自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后大城主星罡又将一些不明之法问于宋萧,两人这般足足一夜!第二日清晨宋萧拱手告别。

    再次回到了丹苏子的药铺。一进门就见于山在盯着一个捣药器皿发呆,宋萧哈哈一笑道:“于兄好大的兴致,怎么也喜欢这炼丹之术吗?”

    于山回身见宋萧回来,展颜一笑道:“宋兄,你方才回来吗?这捣药器皿我儿时就已玩过,自然对它感情颇深,回想自己年少时,那时跟着父亲,奔走于各大山之间,夜晚返回家中,母亲早已将备好的饭菜端上,那种感觉真是幸福啊!”

    说完,仰望天空,仿佛又回到了他幼时的岁月。原来宋萧昨日就知道了丹苏子与于山的关系,最后两父子重归于好,自然让人欣喜不已!

    宋萧不忍打扰,也照样的抬头看向天空,今日的天空阁外的蓝,可是宋萧却决定在二日之后与虎子哥一同离开此地,赶往南岳,毕竟那里还住着一位或许可以救虎子哥性命的神秘修士。

    就在两人仰望天空之际,天上竟然飞来了黑压压一片的飞兽,宋萧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