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落雷修仙 > 第五十五章 药铺老伯
    第五十五章药铺老伯

    瘦弱青年轻“哦”了一声,然后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前辈,你说要帮你打听一个地方,不知是什么地方?”宋萧微微一笑,“南岳之巅!”“南岳?”宋萧与虎子相视一眼,瘦弱青年这种表情,显然她是知道南岳这个地方的,可是为什么会如此惊讶呢?莫非南岳是什么恐怖之地不成?

    宋萧郑重道:“你是否知道此地?”瘦弱青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小脸微红的道:“我是知道这个地方,可是前辈你与这位大哥去那南岳是做什么呢?那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了的!那里可是大煞之地。”宋萧肃然道:“我们兄弟二人去那里做什么你就不用问了,你只需要告诉我们那里的具体位置就可以了!”

    瘦弱青年脸上紧张兮兮的道:“前辈,南岳位于星城东面的火山群中,离此星城还有千里之遥,但是以前辈御剑神通自然可以快速到达,南岳指的不是一座山,而是那方圆五百里的灼热地带,至于那南岳之巅,晚辈却是不知道在南岳的哪里!”宋萧心中一喜,心道:“既然我知道了南岳的所在地,那到了南岳自然不难找出南岳之巅!”随即朗声道:“多谢你了!”

    瘦弱青年赶紧道:“前辈,如果你们两人真的要去南岳,一定不要进入南岳中心地带的深处,传言那里乃火蚁的巢穴所在,火蚁本是群居妖兽,且一出生就达到二级妖兽的修为,擅自进入者,难有活命者!”

    宋萧微微皱了下眉头,但一会儿又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女扮男装呢?”瘦弱青年小脸一红,小声的道:“我叫熏衣!来星城已经五年了,怕遭坏人迫害所以不得已才女扮男装的!”宋萧嘴里念道:“熏衣,名字不错!在星城之内可有亲人?”熏衣脸色低沉了下来,略带伤心的道:“都死了,都被奸人害死了!”

    宋萧一愣,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免心生同情,轻声道:“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想了,你快带我们兄弟二人在这星城里好好转转吧!我们可对这星城大感兴趣呢!”熏衣脸色一变,一改之前的阴霾之感,高声道:“这星城里,还真没有几个人比我还要熟悉这里的!”宋萧打断她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三人就这样在城中逛了起来,旁边的路人也多了起来,这些人身着怪异,但是修为却都在凝气期以内,有的自顾自的匆匆赶路,有的却停在一些小巷口仔细的打量着路人,还有一些人进入了路旁的店铺之中,。这时有人向着宋萧三人打量起来,但一看宋萧是筑基期大修士,都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着其他人看去!又走了一会儿,主街道旁边的店铺也多了起来,装修的奢侈华丽,显然能在主街道上开店的人,绝对是那种财大气粗之人。这些店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刻着一个大大的红色“星”字,显然他们是受到星城的保护的!街道上时时有身穿盔甲的护卫来回的巡逻着,无一例外,没有一个修为低于凝气九层,这些护卫手持戟、钺类长兵器,威武不凡!路人遇到他们纷纷让路,在星城中他们就是地域的使者,犯错之人,绝没有活命机会!

    宋萧三人远远的避开这些护卫,熏衣络绎不绝的道:“这星城之内在分五个部分,东城、西城、南城、北城还有专门举办拍卖会的中星殿!东城主要就是贩卖法宝的地方,西城是贩卖丹药的地方,而南城是一些凝气期修士聚集的交换场所,北城主要就是筑基期前辈的交换地点了!至于中星城是每隔数月会定期举行拍卖会的地方,可是因为拍卖时间的不确定性,所以平常时候那里是没什么人去的,想必前辈你此次前来星城一定就是为了三日后的拍卖会吧!听闻这次拍卖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而且还有上品上阶的攻击性法宝呢,那要得到了攻击力自然提升一大截!前辈,你看我们先去那个区域?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西面的主街道,也就是西城的区域了,不如我们就先在这西城逛起吧!”

    宋萧微微一笑道:“全按你的安排就可以了!”

    熏衣一边走一边跟宋萧介绍道:“前辈,你看旁边的这些店铺装修的甚是光彩,可是里面卖的丹药都没什么高阶的,基本上就是一些疗伤之类的丹药,至于高级的像筑基丹、回灵丹等丹药虽说也有贩卖,可是成色、功效就要差许多,我现在带你们去一间隐蔽的小店,那里可是林大师的第一弟子开的小店,里面的卖的丹药不但便宜而且质量还好很多!这边走!”

    宋萧与虎子看到有许多人进入主街道旁边的药铺里,心中想到这些人可能也如自己一般第一次来此星城!宋萧与虎子跟着熏衣穿过好几个小巷子才在一个小院子前面停下,这小院子其实就是三件小房,在房子的外围用一些铁网圈了起来,在小院门口摆着一个木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药”字!没有他们之前所见的药铺上的那个红色的“星”字。

    宋萧在院前打量了一会儿这个小铺子遂才跟着熏衣走进院内,院内散发着浓烈的药草味,在院中有一个小药童在捣着草药,一见熏衣,立刻欢呼着奔了上来,“熏姐姐,你好久没来了!你一来准有好东西吃!”熏衣微微一笑,轻声道:“小不点我不是让你叫我哥哥的吗?你怎么又忘了!李大爷在吗?”这时当中的小屋里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小薰丫头,你又带客人来了?”

    一个五十余岁的中年的大汉屋里走了出来,看了看熏衣,又看了看宋萧与虎子,突然脸色变的难看起来,怒道:“我不是不要带恶人来我的店铺的吗?你怎么还带,快把他们给我赶走!”

    宋萧一怔,心道:“恶人?难道我长的就那么不像好人吗?”虎子却对中年壮汉的话置之不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熏衣赶紧道:“李大爷,你看错了,这前辈和这位大哥,都是好人!不然我也不会带来的!”

    大汉冷哼道:“好人?好人又岂是你这个小丫头能看出来的?来星城的又有几个是好人?”

    一直未发一言的宋萧,肃然道:“大伯,我虽知自己并非好人,但是一个恶字却也承受不起,我宋某做任何事但求问心无愧!”“好一个问心无愧!你身上的那么重的煞气,你又要如何解释?”大汉反问道!

    宋萧冷声道:“倘若老伯你身负血海深仇或许你身上的煞气会比我还重!多有叨扰,就此别过!”说完不理熏衣转身向院外走去,虎子紧随其后!

    大汉无语了,突然道:“你的那位朋友想必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自求多福吧!”宋萧一愣!回头道:“老伯何以知晓?”大汉面色缓和了许多,平静的道:“你们进来吧!”说完,自己向屋里走去。

    宋萧与虎子赶紧跟了进去,熏衣在后头摇了摇脑袋,显然她还没有搞清楚,李大爷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看到宋萧与虎子进入屋里,李大爷指了指他们身后的椅子,示意他们坐下,他自己在一个小凳子上做了下来,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个大烟袋,慢慢的抽了起来!

    宋萧左右环顾了一下这间小屋,小屋里中间挂着一个手持拂尘背负剑的道士肖像,下面摆了些贡品和一个盛满香灰的铁鼎,显然是用来祭拜这画中之人的!屋里其他地方就很简陋了,两把椅子一个小凳子和一个方桌,在方桌上摆放着一些不知名的药材!熏衣急匆匆的进来,能坐的椅子和凳子都被宋萧他们三人占了,她只能立在一旁,大眼睛眨呀眨的!

    宋萧率先开口道:“老伯,你刚才说你看出我兄长寿元快尽,想必你也是懂医之人,晚生求前辈救我兄长一命!”说完就起身拜了下去!虎子一见也赶紧跟着拜了下去!旁边的熏衣一见顿时愣了!试想一个堂堂驻基期大修士现在要给一个凝气期七层的“晚辈”下跪,这是从来没有的事!

    老汉斜眼看了看宋萧,轻声道:“你也倒懂得礼节,可是我并不能救你兄弟的命!”宋萧略带失望的道:“老伯,那你可认识可救我兄弟的人或者知道如何救他也可以!”

    大汉站起身,示意宋萧他们起来,在屋里来回的躲着步,似是在思考着什么一般。宋萧屏住呼吸,他相信面前之人定然不会让他失望,只要能救虎子哥他愿意付出一切,甚至是他的生命!

    半响过去,老汉已将一袋烟抽完,又掏出些烟草塞进烟袋,突然灵光一动,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但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你且先让我为你兄弟把下脉,容后我给你一个方法!”

    宋萧眼中光芒大放,究竟老汉有何种方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