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烈焰战神 > 第十一章 雪瞳
    科尼亚不是迂腐之辈,输了就是输了,他不想放弃生命,这个小魔女说得对,修炼不易,好不容易修至神级,它怎能甘心轻易放弃?比起死,他宁愿去为那个可恶的小魔女偶尔当当坐骑,打手,跑腿之类的……

    看得科尼亚臣服,烈焰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成功后的玩味笑意,掌心间的能量光球瞬间收敛起来,同时,那张美丽的脸庞上也不禁涌现一抹苍白。海蓝眸目中闪过疲惫,方才那一击已经耗去她和拉拉全部的能量,可想而知,以他们合体后神战巅峰的能力能够重伤对手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如果科尼亚再细心一点,便可发现烈焰已经脱力。

    银灰光芒暴起,拉拉从烈焰体内奋力出来,同样的,拉拉的脸色也不太好,却与烈焰一样,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旦成为神士就意味着真正的成为了神。而战神巅峰却还是人,他与烈焰合体触摸到神的屏障,用科尼亚的话就是半个神级,再加上烈焰临时突发的同等组合技,击败了科尼亚。

    “这是伤药,你自己先把伤口治好。”烈焰将药瓶扔给科尼亚。科尼亚接下药瓶,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烈焰,却烈焰正面带微笑看着他,科尼亚硬朗的容颜不禁微微露出惊愕,虽然他答应了臣服,但是却毕竟还没有献出灵魂印记,没有献出灵魂印记的依附就意味着他虽然口头承诺臣服,但是却没有规则的约束,可以随时反口。而一旦献出灵魂印记,那就意味着自己的灵魂将按照规则被主人约束,永远不能违背主人的意愿。

    灵魂印记是一种特殊的契约,一般用于俘虏的身上,俘虏献出灵魂表明自己的真心臣服。

    而自己如今还没有献出灵魂印记,对方就将伤药给他,就不怕他拿了伤药逃遁?可是,科尼亚不知,这正是烈焰的高明之处,烈焰在试探他。当然,烈焰是不怕科尼亚会逃跑的,如果他真的用了伤药之后逃跑,那么,冰冽又岂会放过他?到时,对于言而无信之人,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目光闪了闪,看着眼前那面带微笑的女孩,科尼亚眼不禁闪过一抹倔强之色,他的前额印堂之处突然亮起了一团白芒,白芒缓缓旋转,形成一个漩涡,片刻,一团掌心大小的白色光球,从那漩涡之中分离出来,“哼,给你!”说时,科尼亚将深光球抛给烈焰。

    白色光球直接朝烈焰印堂之中没入,海蓝眸光一闪,感到印堂之处一片温暖,烈焰下意识将那光球吞没,霎时,神识之中,多了一份意识,是来自于科尼亚的。从那份意识之中,她了解到,科尼亚原本不是雪猿之体,他的存在,是经过冰山漫长而悠远的存在,汇集而成,日久天长,有了灵性,便成了雪猿,雪猿从上古时期便已存在,他常年沉睡,沉睡的过程吸取活跃的冰元素自动修炼。他的存在,就如同齐天大圣因石而生那般,无父无母,得天地之造化而生。

    “这只小猴子还不算讨厌,性情蛮直率的……”看得科尼亚这般表现和通过烈焰的意识拉拉得到的信息,含笑的声音在烈焰心底响起。

    烈焰笑着点了点头,比较赞同拉拉的话。

    “好了,你把药敷上吧。”用意念传递出信息,烈焰与拉拉这才朝冰冽那边走去。

    冰家等人已经陷入呆滞,冰清源用力地揉了揉因震惊而瞪大的眼睛,拉了拉冰沁源的衣袖,“姐,我,我看到的是真的吗?她、她她她打败了一名神士,还将其收服了……”

    冰沁源仿佛没有听到冰清源的话,呆呆地看着烈焰,再一次地,她清晰而残酷地感到了她与烈焰的差距,对方可是一名可疑打败神的强者啊,她有什么资格与其比试?

    神情不禁有些落寂,嘴唇被紧紧咬住,心,感到深深的挫败,一层水雾不禁漫上眼睛,忍不住甩脱冰清源转身跑掉。

    “姐姐?”冰清源一惊。

    众人均被冰清源这一声惊喝惊醒,冰逍与冰遥回过神的一个反应便是:“雷神之后,雷属性?”

    雷神之名,足以令所有人闻声色变。尽管雷神之名是在一千八百年前,但是,纵然如此,一千八百年后,雷神,依然是让人们真正所畏惧的存在。

    海蓝眸光望着冰沁源落跑的背影,心中有所了然,再听冰逍等人惊呼,方才看到冰家几人失色的脸,烈焰微微一笑,“冰家主,你们好。”

    冰风白微有惶恐,“贵客好。”

    在冰家暂住下来,烈焰与拉拉均安静地窝在房中恢复着消耗的能量。

    好几天了,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烈焰与拉拉一起没有出来过。冰家的人也来过好几回,阿查几番心神不宁,俊美的脸庞,憨直的金瞳,看起来颇为好欺。科尼亚则是一直僵硬着脸,心中后悔死了自己为什么没事出来找抽,现在好了,为了一时之气,连自己的自由都搭进去了。懊恼地抬起拳头捶了捶脑袋,低吼一声,又悻悻地归于了平静。

    就在这时,两股强烈的能量波动同时在屋中扩散开来,阿查与科尼亚均是一惊,朝那房间看去。这股能量……那小魔女晋级了,烈焰晋级,因为灵魂的有关系,科尼亚顿感一股温暖的气流在身体上流转开来,极为舒服,紧接着,房中的两股能量就合一,再渐渐平息下来,阿查的眼睛亮了亮。

    房门打开的同时,冰家也恰巧来了人,是冰风白与冰清源。

    那尊贵华丽的小龙王先从屋中步出,科尼亚不禁眯了眯眼,略有犀利的眸子打量着拉拉,从拉拉的气息波动来看,他的实力大约在帝王战师巅峰。科尼亚心头不禁大感不甘,明明一个是帝王战师,一个是皇战师巅峰,可这二人合体后镜可以跨越成为斗气战神巅峰,打败他这个真正的神士。

    随拉拉之后,那海蓝头发的女孩便出现了大家的视线之中,科尼亚瞳孔微缩,一星宗战师,果然晋级了。只是……

    烈焰一抬眼睑,银灰色的眸光晃晕了大家的眼。

    精致的小人,银灰的瞳也如同茫茫无垠的雪原,闪烁着银色的斑斓光芒。妖邪,却透着冰冷,即使看着,也让人感到刺骨。

    冰风白和冰清源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这,……烈焰小姐,您的眼睛……”

    “冰家主无须惊讶,这与我所习功法有关。”烈焰微微一笑,只是那雪瞳之中却冰冷的无一丝笑意,随着她的晋级,她再次突破了凤凰印六层凤凰雪瞳印,到了这一层,她的实力本该大幅提升,只是,她体内的能量却突然变得沉寂,没有一丝欲变强的意思,反而,那磨邪之境,她却是陷得更深。先前,眼听妖邪之气她还可以收放自如,而此番晋级之后,那妖邪和冰冷却深深地烙印在她眼中,无法驾驭。

    听得烈焰如此说,冰风白心中豁然,暗道原来如此,这小姑娘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天赋是其一,修炼功法也极为重要啊,想了想,冰风白不由想到了他冰家的玄冰神谱,想起冰沁源失落挫败的脸,他在考虑要不要与父亲商量将玄冰神谱拿出来。

    与冰风白同来到冰家大厅,只见冰冽也在座,“呦!晋级了啊!不过……”看到烈焰那双冰冷刺骨的雪瞳,冰冽的笑容不由敛住,一虑忧色不经意滑过眼底。

    烈焰假装没看到冰冽的忧虑,视线缓缓发过大厅中的冰家众人,没有看到冰沁源。

    “不久前收到了冰川要塞传来的消息,兽王库斯勒率领兽人大肆掠杀比蒙族人,许多比蒙族人都因此都大战而死,昨天,我们在冰川要塞外围,抓到了一头潜伏过来的狼人,这名狼人是兽王派来打探消息的。若不是冰冽前辈在此,怕是冰家早已不保,此次暴乱,冰家在所难免,依那库斯勒野心迟早也会侵犯冰川要塞。库斯勒的本体是上古凶兽牛头巨蚺,是上古神兽墨蚺的分支血脉,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冰逍说道,有些不安地看向冰冽,对于冰冽他自然是有信心,可是,兽人族势力庞大,一旦冰冽被库斯勒缠住,其他兽人就会趁机侵入冰家,到时恐怕……

    冰冰闻言也皱了皱眉。而烈焰身后的阿查却是气息不稳起来,毕竟血脉难断,听到族人被屠,任何一个同胞都不会视若无睹。

    烈焰回头看向阿查,只见他双拳紧握,呼吸急促,一双金瞳之中,竟流露出丝丝沉痛。烈焰不由抬手安慰性地握上那如钢铁一般的拳,轻声道:“阿查,稍安勿躁,我们今日便前往黄金要塞。“

    突然被烈焰握住,阿查刹时呼吸一窒,僵硬着身体怔怔地看着烈焰,嘴唇翕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那突然之间变的通红脸,却是显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烈焰小姐要走?”冰风白惊道,这对于冰家无疑是一个坏消息,现在冰家正是缺人之际,再说了,加上科尼亚,烈焰几人的实力他冰家自然是极为看重的……烈焰自然明白冰风白的意思,安抚道:“冰家主,我们几人来到这里的最初意愿便是前往黄金要塞,寻找阿查的妈妈,不过,现在族人被血屠,阿查又怎能坐视不管?我们几人进入黄金要塞,更便于掌握兽人族的情况,一旦危及冰家,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毕竟,我与沁源是朋友,再者,冰家与龙族关系匪浅。”

    北蛮之地